共享自习室的加减法:价格战开启,机构投资暂未入场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 时间:2019-12-30 10:31:19
字体:【
打印 复制链接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 王佳飞 摄影报道 每日经济新闻编辑 陈梦妤

  2020年考研结束一周,相关数据陆续发布,今年报考人数达341万,创下历史之最。

  读书,从来便是昂贵之事。共享经济大潮之下,课桌的新场景,学习的仪式感,许是这个行业的初衷。

  其实共享自习室很早便已经出现,广州、郑州、成都等地在2018年之前便有创立,只是到了今年7、8月间突然爆发,北京市场也从这一时段开始预热。

  听起来,共享自习室就是简单的架几张桌子收钱,但其内在逻辑远不止这些。《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期走访了北京市场多家共享自习室,同样的考卷,创始人们的答案有着天壤之别。

  加法

  今年25岁的林大阳是一名连续创业者,大学期间他便拉起团队做互联网品和知识付费等业务,但都不甚成功,直到他选择了开一家书店。

  “我一毕业便和团队一起接手了一家书店,书店的盈利模式倒也是卖空间,我为他们提供优雅的学习看书环境,顾客在这里消费,这促使我进一步探索空间的可能。”提起创业初衷,林大阳表示,“很多人到书店就是寻求一个安静的空间,那我为什么不直接做一个这样的空间呢?”

  但我国的租金回报率是偏低的,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就明确表示“中国的租金回报率我都不好意思说”。1∶300~1∶200是国际上用来衡量一个区域房产运行状况良好的租售比(月租金和售价比例),而今年上半年,据机构报告称,我国50个重点城市的租售比仅1∶592,远低于国际合理租售比区间水平。

中国梦想空间内部

中国梦想空间内部

  林大阳坦言,当前的投入下,“仅仅依靠卖空间是收不回成本的”。

  目前,他创办的中国梦想空间收费标准是普通间9元/小时,小包间12元/小时,不同时段略有浮动。

  在林大阳眼中,共享自习室的运营是各种资源做加法的过程,空间的利用可以细分成很多种类,空间之外也有很多故事可讲。

  中国梦想空间今年6月开业,位于中关村(000931,股吧)一座写字楼的9层,店中划分了较大面积的休息区、书店、水吧、小包间、普通座位、会议室等功能区间,“这里是一个复合空间,不同需求的顾客来这里都会找到合适的空间。”

  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的数家共享自习室看,这里的装修可以称得上“豪华”,可与如今市场上条件较好的共享办公空间媲美。林大阳说:“我们认为空间环境对顾客心情会有很大影响,所以我们不管在选址还是装修上都力求营造一个较好的硬件环境。”

  他也在规划着下一家旗舰店,新店会包含健身房和餐饮,他希望使来这里上自习的人能够足不出户便搞定一切问题。

  空间本身之外,林大阳在试图促成各方资源的合作:“来这里的都是学习的人,而教育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我们可以将顾客和外部教育机构精准对接,这是双赢的,所以目前合作谈得很顺利。”

  记者了解到,目前来这家空间学习的学生和已工作人群占比各半。

中国梦想空间所在写字楼环境

中国梦想空间所在写字楼环境

  谈及未来规划,林大阳似乎很有信心:“我们正在和投资方接触,近期会在全国开拓,以200平方米以下的空间为主,将我们对空间探索的经验悉数注入。”

  虽然这时的他仍旧要兼任客服和前台,像极了曾经的硅谷创业故事。

  减法

  同样也是在前台,《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遇见了兼任客服的飞跃岛创始人张文亮,当时他正在电脑前认真地写代码。

  张文亮出身IT,此前的工作领域是长租公寓:“我们公司的长租公寓运营系统是我搭建的,我对这部分的运营工作还算比较了解。”

  但长租公寓风口期已过,市场被几大巨头瓜分殆尽,他所在的公司不得不将长租公寓业务边缘化,这促使他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

  “找一个安静、不被打扰的地方看书是刚需。”张文亮说,“那时算是半失业了,就想找个地方看书,给自己充充电,但我发现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家里不能集中注意力,咖啡厅独享性不够,书店给我的感觉也不是特别合适上自习,所以就尝试自己做一家。”

飞跃岛深度学习区

飞跃岛深度学习区

  行业定位上,张文亮并没有避讳“二房东”这个词,“本质上讲我们就是二房东,就是把房间从房东手中租下来,改造成适合大家上自习的地方,通过运营增值,我们来赚取这个差价。”

  今年10月才开业的飞跃岛位于中关村一座写字楼的地下一层,没有显眼的招牌,仅入门处地毯上才有标识。

  这同创始人对于自习室的定位很像,“不打扰”。

  “顾客来这里就是安安静静看书学习的,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宁静的空间,我们要做的就是精简、再精简,不能给他们太多附加的东西。”

  记者亦留意到,飞跃岛的室内装修极简,基本就是摆上桌子和铺设了地面。

  这极大降低了成本。据张文亮介绍,这家飞跃岛超过100平方米,仅投入约10万元。

  “相应的,我们的价格也要低一些。”

  价目表显示,目前9.9元就能够体验4个小时的自习,单日体验卡为38元,还有周卡、月卡、年卡等收费方式。另外,现金储值卡的计费方式是10元/小时。

  “也有很多教育机构来找我们谈合作,但到目前我都拒绝了,我认为会打扰到我的顾客,甚至我们的内部微信群都会故意维持一个不活跃的状态,因为自习时消息也会造成干扰。”

飞跃岛公共区域

飞跃岛公共区域

  不仅仅是各种物质投入,在创始人的精力投入上,张文亮也在做减法。

  “我们前台的工作就是接待一下,很简单,所以我还接一些软件外包。”张文亮笑称,“加上我一共三个合伙人,他们也在其他地方有自己的事。”

  在这样的精简下,张文亮表示目前飞跃岛的收入已经能够覆盖成本。

  “如果把我们的投入分拆到每个月的话,现在的营收已经能够覆盖成本,后期运营成本也很低,所以盈利是没有问题的。”他说,“我希望做的事情就是回归空间本身,把一些旁枝都砍去。”

  “共享自习室的空间盈利能力是很容易评估的,一定的空间摆多少张桌椅,产生价值的上限便是既定的。我们测算,如果上座率能够达到60%,便可以产生盈利。一把桌椅能够产生6倍的空间增值,这是个很有潜力的行业。”

  探索

  在对多个共享自习室创始人的采访期间,记者听到最多的词便是“探索”,“我们在摸索合适的收费模式”“盈利模式还需要探索”“继续探索空间的利用方式”。这张考卷中,标准答案是什么似乎还没有人能够作答。

  位于朝阳区的第一时间自习室创始人刘芳(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共享自习室并不是一桩暴利的生意,很多方面需要去探索,我们有耐心慢慢去把这件事情做好。”

第一时间深度学习区

第一时间深度学习区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共享自习室是对公共资源的一种补充,尤其是在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但收费标准需要进一步探索确立,因为很多人都已经习惯了免费空间,应当找到一个令人接受的价格才能生存。”

  从北京现有的几十家自习室看,至少在环境方面是各具特色的,创始人们也都在有意识地树立各自的品牌形象。

  共享自习室的迅猛发展,已经逐渐被资本关注。从本质上看,这是一种与共享办公有所不同的“二房东”模式,诸位创业者们对此也毫不避讳。不过截至目前,还没有投资机构正式入场。

  泛海投资董事长张喜芳认为,共享自习室行业知名度快速增长的原因之一是职业人群认可为自己“充电”,从而带来市场需求的增长。但同时,张喜芳也认为“市场规模有限,赛道是否足够宽有待验证,商业模式的收入结构单一,其他收入来源很少”。

  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行业投入较低,门槛低,品牌繁多,尚未出现一流的跨地域乃至全国品牌,由此,行业初期可能就是“红海”,价格战残酷。

  据记者了解,泛海投资团队对这个领域持相对审慎态度,目前还未与共享自习室项目有过深度接触,但以往调研过多个相似行业的创业公司。

  在张喜芳看来,共享自习室如果满足一定出租率,坪效比出租工位要高。从投资机构角度,一般都会看重的是获客渠道拓展能力、投放转化能力、选址能力、单店运营能力、品牌塑造能力、团队素质等方面。

  林大阳也表达了类似观点,“目前虽然是行业元年,但已经处在了优胜劣汰前夜,自己必须不停奔跑,确立头部企业的位置才能生存。”

  张文亮的担忧则是:“这个行业已经到了危险的境地,几乎所有共享自习室都是预付费模式,有些已经开始低于成本价格出售,这是不可持续的,积累下去势必面临暴雷。”

  张文亮在太阳宫地区开了第二家飞跃岛,各项成本要高于目前的中关村店,但收费标准基本相同,如何打通两家店的价格体系,让顾客随意地在两家店自习是他眼下解决的问题。

  林大阳的新店即将开业,超过400平方米,同时兼顾多样的空间使用方式而互不打扰,这是他心享自习室理想的样子,但能否盈利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而刘芳则坚定地表示,目前“不需要”外部投资,会将目前的这家店慢慢做好之后,再考虑融资方面的事情。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张寿林对此文亦有贡献)

  封面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王佳飞 摄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合作频道
东方视窗 三亚网 海南网 海口视窗 东北在线 上海都市网 中国华南网 江浙网 广东网 江苏之窗 京津网 汽车视窗 大鄂网 河南之窗 世界生活网 椰城网 东方都市网 三亚视窗 河北视窗 杭州之窗 广西在线 湖南网 安徽热线 吉林之窗 广东视窗 华南视窗 云南在线 安徽在线 海南科技网 杭州在线 中都网 黑龙江在线 都讯网